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我这样的人居然也有三位粉丝了....谢谢,不知道怎么表达好,以后我更文勤快点来表达谢意吧。

保佑我老福特....

同居努力更新中....

其实我作息是这样的:早上睡觉中午打工晚上修仙.....发错了3次图绝望。

其实同居更新是两篇的,第10藏在三张图片后,是块肉,原谅我喜欢乱加表情包....然后明天我会更新开车的重改篇emmm...深思熟虑深夜和大佬交流姿势。

你要知道前面三张表情包都是幌子,第一张是我倒的,第二张和第三张我改的(大叔的爱 后辈壁咚前辈那  这电影某酷有的看)

(九)两人的一天。

连续几天的雨水终于停下了,茨木松开了酒吞的怀抱,随意地给自己套了一身衣服,紧接着从衣柜里拿出西服外套和西服,用烫衣熨斗在上面滑过,然后在下面的小柜子里拿出他的领带和袜子。他对于这种事情总是乐此不疲的,因为这样总觉得他们的关系会更进一步。
他这么做的。茨木打开了落地窗,站在阳台上观望着早晨的天空,暖意的阳光照在了茨木的头发上,头顶上传来了暖意,四周滴滴哒哒地落水声在弹奏着清晨的乐曲….每个城市的早晨都异常安静,他吸入一口新鲜空气,感觉全身都充满了活力。
酒吞醒后,发现茨木没有睡在他的身旁,平时性格慵懒的茨木难得的早起,他坐在床上回想着昨天抱着茨木睡的一晚,那毛茸茸的乱毛和那不算结实的臂弯,趴在他身上熟睡时安心的面容…还有,大腿上的软肉真心好摸….
酒吞捂着自己的脸,不禁产生了一丝不太正常的幻想….
茨木在厨房打理着他们的早餐:紫菜蛋花汤,一碗白米饭和一些麦片面包,茨木还会很特意地在上面放个煎蛋,随即给酒吞泡麦茶,两人平坐在餐桌上,茨木坐在旁边给酒吞倒茶,虽然说他们之间没什么规矩,但在开动之前总说双手合十祈祷,十分诚恳地说一句:“我开动了。”
“要不要带一份简单的便当?我怕你在公司吃不惯。”
茨木站在厨房帮酒吞打理着他的双层便当,上面放着紫菜蛋花汤,下面是蒸牛肉,米饭,煎蛋和炒西兰花,茨木很贴心地把料理分开,还有一个保温瓶,里面装着麦茶。
“麦茶有提神的作用,记得带伞,还有还有….挚友,路上小心。”
茨木把便当盒包好后放在桌上,洗完手后帮酒吞把的领带系上,稍稍整理了他的西装,被酒吞热吻3分钟后依依不舍地抱了下他。他的嘴巴动了动,可还是把那句隐藏已久的话憋在口中。
“吞,路上小心。”
茨木换好他的制服,穿上鞋子后把门锁上,随即前往他工作的蛋糕店工作,光顾蛋糕的常客只有那么几个,其他都买杯咖啡就走,基本没什么人,茨木大多时间就是帮老板做蛋糕,或者泡咖啡,到了饭点的时候就吃自己的便当,然后坐在椅子上发呆,有时候可以发呆一下午,或者小睡一会,老板对于这些事情是允许的,前提是没有客人的条件下。
与茨木的惬意不同,酒吞的工作就比较忙碌,他首先要整理工作资料,然后约客户见面,不停地出没在各类酒店,他在这方面的确是新手,但是他办事快速有效率,虽然先前大家都抱着不看好的态度去对他。一个刚入行的新人,是每一个老职员的打压对象,跑腿,打水,接外卖,整理文件等等杂货,都是他们的职务,大学时他曾参加过职场体验,早就体会到了社会竞争的可怕性…..社会不像小说那样的傻白甜,酒吞很早就发觉到了这一点,那一双锐利的眸子隐藏着他的野心。
下午开会时,他在会议上的大胆的猜测和建议,反驳总经理建议的方案,对比之下总经理哑口无言,总裁认同的目光,无一不证明了他的实力,当所有人都在称赞他的实力时,酒吞只是轻轻一笑,所有人都不明白他背后的付出,成功永远只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晚上7点,是他下班的时间,茨木早就回家为他准备晚饭,满桌丰盛的饭菜和热乎乎的米饭,茨木贴心的毛巾帮他擦拭脸上的汗液,两人双双吃完了晚饭,随即茨木就帮他放热水准备泡澡。
这是他每日最轻松和惬意的时候,每天都可以看到茨木的笑脸,还有他贴心的一举一动,有时看着他笨手笨脚却十分努力的样子,酒吞就觉得无比的幸福。
酒吞洗完后,穿上睡衣擦干头发,两人就站在阳台上看星星,酒吞喝了一杯麦酒,而茨木却抿着嘴巴,十分专注地观察天空。
月亮被黑幕遮掩,唯独几颗星星仍高高挂在天空。
星星虽小,可它却努力地绽放在自己的光。
“吞….不…挚友,我想让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酒茨)茨木裸睡的原因....(依旧短小)

(八)茨木裸睡的原因。

茨木收拾完碗筷后立即洗了个澡(沐浴露洗发水加身过一次水)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为了消除某种感情滋生。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中午的晴天烈日,晚上黑夜里闪出了第一道亮光后,天气一瞬中就换了脸,下起了大雨,酒吞跑去关上了阳台的落地窗,然后顺势把杂物等拿了回来。
他可不想让回忆变成雨水中的落汤鸡...不过他一身都被雨淋了个透,白色的背心紧贴着他的肌肤,湿漉漉地感觉真不好受。洗完澡后的茨木从行李箱里拿出毛巾给酒吞擦拭头发。
头发早已因为水的洗礼而变得柔顺,平时有些弯曲的马尾放下来后依然有些弯卷,酒吞乘机抱着茨木,把他的头发也弄湿了,然后茨木的头发,就炸了!他才洗完澡真是的......
“真是的....我去给你放热水。”
茨木松开了拥抱,跑进浴室里为酒吞放热水,热水放满后,茨木用手试了试水温后,开始在里面加入了沐浴露等清洁用品,他在浴缸里放了一些帮助泡泡产生的香精,无论沐浴露还得香精,都是酒吞喜欢的味道。
“挚友,热水好了!你可以来洗了!”
“知道了。”酒吞的回答不紧不慢,他在客厅里脱下t恤衫,解下皮带,把牛仔裤脱了丢在地上,把包裹着某物的胖次也脱了,全身一丝不挂。
他慢步走进浴室,迎来的是一脸懵逼的傻茨。
“挚....挚友?”
茨木看到了眼前如此性感的风景,脸羞红地像个熟透番茄那样,红得烂透了....他无数次幻想过酒吞一丝不挂的风景,有圣洁的雕塑;有街头泛滥的BL本男主;还有某国钙片中强壮的身躯....都不够眼前的风景性感迷人。他才不是什么hentai呢!!!
“怎么了...?同居了坦诚相待,不是很正常吗?而且我还见过你的裸体呢...身材不错。”
“我...我先走了!!!”
傻茨的反应弦待机三秒后,立即跑了出去。
“噗嗤~”酒吞捂着嘴巴忍不住偷笑,茨木害羞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可爱到想搬到床上做运动.....
最后两人下楼买了台吹风机才解救了茨木的炸毛问题。
到了睡觉的时候了,茨木只穿着一件特大号的衬衫和一条小黄鸡胖次,那是他赢得大胃王比赛时拿的广告衫,裸睡的习惯他至今为改,能穿上胖次和衣服,完全是因为他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那点小心思,而酒吞,完全是裸着的。
夜里很冷,即使没有开空调,两人盖着同一张被子,隔着玻璃传来的冷空气依旧那么冷,茨木摸着黑四处探寻温暖的东西,突然一抓抓着了一把毛,沿着触感摸着一个不可描述物,温暖的感觉。
他顺着不可描述之物往上摸时,摸到了一排排结实的肉,其中上面两块最大,而且结实可靠。
“原来是我的抱枕呀....”
他喃喃自语,最后靠了上去,身体渐渐暖和起来。
好吧,最后他还是裸睡了,本人起来时发现衣服和胖次莫名其妙撕破了,嫌疑人极度可能是深夜里偷偷摸他屁屁的那双大手,可嫌疑人表示怎么可能舍弃掉嘴里的肉呢?

--------

对于茨木不穿胖次的回答是(茨木):好吧,我承认....我懒到平时宿舍胖次是不穿的,全身基本裸着,不过对外的时候还是会穿上,毕竟挚友的荷尔蒙还是很强烈的....(害羞)

对于嫌疑人揩油的动作感谢:非常支持

嫌疑人的回答:他迟早是我的人!

(酒茨)同居终于开始了!(短小慎入)

短小!短小!还是短小!明天改错文然后更。

(七)傻茨的主动出击。

“咔擦-----”
茨木打开了房门,帮酒吞把行李一件件放好后,在房间内走了一圈。那是一间一百平米的房子,地上铺上竹席,有一个厨房和两个房间,房里有一个放衣服的大衣柜,浴室里有一个大浴缸,附带一个不小的阳台,并且家具一应俱全,什么东西几乎都是新的………就像新买的新房子那样!
他们累极了,没怎么收拾,直接往房间里冲,两人软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开着空调呼呼大睡着。
第二天两人是被各自肚子发出的呼喊声吵醒的。
两人下门打算去楼下的超市里买点东西吃,他们刚进门,碰巧遇上了打折期,家庭主妇们疯狂地抢购着低价的商品,两人拿着一辆手推车,决定来一次大扫荡。
“挚友,你那来这么多钱………租到这么好的房子?”
茨木拿起两桶泡面,正在思考着那个牌子的泡面更好吃。如果说帅师傅的泡面口感好的话,没坛的泡面料更多,且价格便宜几分,但是帅师傅的味道更好,但是没坛群装的东西更实惠,茨木陷入了纠结风波.....
“因为楼上的疯女人,所以房租很便宜。”
酒吞对茨木的回答不怎么在意,只是随意地回答他。他从冰箱里拿出三罐便宜的啤酒,虽然他和茨木身上还有大学时期节省下来的奖学金足够两人花一段时间,可两人现在刚刚起步,很多事情必须从头到尾计算,万一某天发生了那些突发状况.....真是够了,干嘛要自己胡想?
“疯….疯女人?”
茨木听到这里脸色都吓得煞白了,他平时没少看灵异小说,最近还迷上了一个叫“贞子”的作家,天天在宿舍晚上就躲在被窝里看她写的小说,明明那人写的文烂得连小学生都比不上,还每天被吓得半死,鬼哭狼嚎般的哭声成为男生宿舍的一种传说。
“安啦安啦….我肯定会保护你的,对了...茨木你喜欢那种口味呢?”
酒吞拿起两桶泡面,问他道。
“走吧,我们去肉类那里看看。”茨木把泡面从他的手里夺过,放回了原位。
“放心吧,打折过后拿着发票还会有抽奖,安慰奖也有一张免金卷,反正今天刚刚搬进来,我们可以买点花生和酒庆祝庆祝。”
“节省点不好吗?”酒吞从柜子上拿了几桶泡面,十分认真的再次挑选起来,最终还是选择了价格更为廉价的没坛泡面...茨木明明还没嫁给他呢,怎么入戏这么快?
“挚友你今天够累了,而且泡面吃多了也不好,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连累你...我还有一点积蓄,买肉是足够的,只要省着点花,这个月我们可以买肉吃的。”
“好了好了....啰嗦。”
酒吞放弃了抵抗,和茨木认真挑选实惠的肉,可最后没选上,因为茨木嫌弃肉不新鲜,不想给他吃不新鲜的东西,以免造成他身体的不适。
最后两人拿着发票抽奖时,刚好了中了一个星期的高级和牛肉双人份,命运总是这样戏弄人。
......
茨木把肉简单料理后,开了一瓶麦酒给酒吞倒上,家乡阿妈寄来的麦酒总是带着金黄色的光辉,醇厚的麦香勾人心脾,酒吞一口下去总是满满的满足感,因为麦酒不仅仅是一种好喝的酒,它的身上还有茨木家乡烙印,那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总是让他无法忘怀。
每当茨木见到麦酒时,眼睛总是会习惯性的发红,酒吞明白他是想念故乡了。
他温柔似水的眼神将茨木的悲伤感化….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就连唇边的距离也相差不到几厘,只要他微微弯下腰,就可以准确无误地命中目标,茨木咽了口唾沫,长长的睫毛如同轻薄的蝶翼那般轻轻颤抖,羞怯的心情让他不敢和酒吞对视….白皙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
“挚….挚友?!”
两人的唇贴近之时,茨木却用手挡住了。
“对…对不起挚友,我还没有习惯我们的关系….”
酒吞的心里充满了失落感,却没有在表面显露出来,他很明白茨木还不习惯两人的关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即使再清楚,手到擒来的吻落空了,还是有些失落的。
“不过…不代表我不可以主动出击呀。”
茨木的手张开,把酒吞的脑袋往回按,酒吞对于茨木的出击有些反应不出来,他的眼睛观察着茨木的一举一动,茨木的脸愈来愈红,闭合后的眼睛依旧不安地抖动,耳根像苹果一样红。
惊喜到爆炸了!!!!!
……
酒吞心情十分愉悦,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给X信群里的那群傻蛋报平安。

死酒鬼:“茨木主动亲我了。”

伪娘:“99”

爱灯的荒川:“99”

爱川的灯灯:“99”

单身狗:“去你妈的情侣狗!!!”

大菜刀:“……”

(酒茨)我寨子的墻隔音效果不好!

(這裡的三味偷偷改為自己受到控制后為對手加速)

傻茨來我寨第三天晚上,酒吞叫我出門買東西,説是要紀念這大好日子,本人死宅表示絕不出門,不知妖刀借了他一套完善的針女,説無論如何都要懟死我.....

我慫了,踩了輛破單車去了書店,挑了一本《讓你的茨木不再猜拳》,包裝后立馬回家,送給了傻茨,傻茨表示很高興,酒吞差點把我炖了.....

吓得我趕緊拿出一盒口香糖給他壓壓驚,他看了看包裝,又看了看我,盒子上印著持久型草莓味獨雷事,我突然之間覺得人生都要崩了,我居然把幇朋友買的口香糖拿了出來....

當我以為人生玩完的時候,他卻沒有生氣,換上了一套15+速度暴擊爆傷攻擊攻擊加成全完美屬性輪入道,我才發現原來我平時不出好魂的理由,原來被自家人翻水水了....然後他拿起葫蘆,對我臉上,説:“快把我的收藏的那些O拿出來!”

我搬出了一個大箱子,按照他的指示給傻茨裝上了一套三味.....我不知道三味有什麼用,平時都是壓箱底的那種魂,然後我摸不著頭腦,打算回去繼續睡覺。

隔著房門,只聽見他們依稀説道今晚帶傻茨打鬥技,打一晚上也不睡覺!傻茨好好像挺幸興奮,畢竟他的前兩天里基本都都是跟酒吞待在低級副本懟怪,根本沒有享受到戰鬥的真正樂趣.....年輕人就是有活力,希望他們能帶我1400.....我熄燈后打算睡覺,卻被隔壁的聲音吵醒了,聽見隔壁傻茨叫得很大聲,嘴裡念叨著好棒好棒....之類的,吵得我睡不著覺,然後我就醒了....打算找其他人打牌,卻發現除了我和他們兩個以外,他們打算去賓館睡一晚,畢竟酒吞他們動靜過大誰也睡不了。

我从口袋里摸出了單薄的錢包,把錢都拿了出來給他們租房,然後自己躺在床上躺屍。

我原本以為衹要忍那麼一會兒,然後睡熟了后根本不虛了,然而傻茨的叫聲越來越大,吵得我根本沒有一秒合眼的機會,就這樣,我睜著眼睛看了一夜墻,躺在床上懷疑人生。

他們還沒有回來,突然聲音停下了,我擔心傻茨出事一招“鹹魚翻身”去敲隔壁的門,門是酒吞開的,他的腰上別了一條毛巾,我的目光放在了傻茨坐在床上,身下用被子遮掩,他的身上充滿了牙印,眼角里還挂了淚珠,他看見了我滿臉通紅,低著頭喊了一聲阿媽。

我心疼地看著傻茨,看得出來昨天他們鬥技十分激烈,傻茨喊疼把嗓子都喊啞了.....我从櫃子里拿了一包潤喉糖,把糖丟給了酒吞,再三叮囑他不要太欺負傻茨,畢竟他還是个孩子....酒吞極少的沒有忤逆我,還叫我去好好休息。

我躺在床上打算好好睡覺時,隔壁又開始鬥技了...聲音比昨晚還大.....這潤喉糖真好用。

我再也受不住了,呼叫了寨子里的達摩把我抬到隔壁寨子睡覺,隔壁歐皇問我:“你不會窮到連睡覺的寨子都沒有了吧?”

我把事情的經過一一告訴了他,他會心一笑,給我總結為你家隔音不太好,順便从他的倉庫里拿了一個6星傘室內,説給我蹭完后拿來修隔音牆用。

後來我家的隔音牆修好後,大家最終睡上了好覺,然而他們的鬥技,還在繼續.....

浮莲打算弃了....虽然也不是弃坑,而是等机会重新开始,晚上回家更新更新更新.....

没有故意拖....发烧医院打点滴。

(酒茨)(荒座)同居生活还没有开始....

人设异常崩坏!请谨慎的往下看,把cp打上了标签,其他剧情没有秀恩爱的cp不好意思打(比如荒灯)

(五)看,变态!

大家吃了醒酒的点心,精神恢复了许多,茨木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水煮鱼虽然泡汤了,但不妨碍豆脑的新鲜出炉,茨木走到台前,向阿婆点单。
“阿婆,要3碗甜豆脑,3碗咸豆脑,1碗咸甜的…..抱歉啊大天狗那家伙又给你添了那么大的麻烦…..”
“没关系呀,那孩子就是这样…..对了,阿婆给你们炒了花生….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都要毕业了哎呀,想不到4年那么快,你们每次聚餐都来光顾阿婆,阿婆会想你们的….. ”
那慈祥的老人眼角带着泪花,她楞了一会,然后迅速地用手擦拭了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4年了,大家的眼泪里都是不舍。
阿婆给他们装了7碗豆花,每碗豆花上都比平时大了一倍,佐料什么的也多了许多,茨木拿了一个比较大的盘子把豆花装了起来,打算拿进房间。
“给我放开,很痛的!”
“你给我出去我就放开!”
男人大吼着,似乎在宣扬着自己的主动权,女孩子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委屈巴巴的望着男人,并且用双手拉着门把,不肯松开。
听到了吼声,茨木眯着眼睛….观察着门边的情况,那啥…..那不是座敷助教吗?那旁边的男人是谁….?男朋友?!茨木看得有点呆,差点把豆花洒了一地,他把豆花放好后,拿着一瓶碎辣椒直往大天狗那边冲,那小子还在桌上尬舞,嘴里念叨着“为了大义!”
茨木跳上桌子,强行灌了他一嘴辣椒碎,大天狗是吃不了辣的,吐了一地的马赛克……对不起了阿婆….正义的事情是需要代价的。
“茨木,你弱智吗?想让我醒酒也不是这么醒的!”
大天狗刚想吼他,却被茨木的手势打住了,他顺着茨木的手势看向店门,他观察了3秒后。
“两父女吵架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茨木?”
茨木第一次发现,大天狗喝完酒后不仅仅会发酒疯尬舞,而且眼睛也会瞎一百倍。
他用力拍了大天狗一下,然后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草泥马你再认真看清楚点那是谁?”
“草泥马很痛呀!”大天狗捂着脑袋大喊,紧接着扬起拳头要和茨木动手。
房内的5人应声而来。
拉着座敷助教的男人,依旧是一脸不爽的样子,他略带着疑问的口气问她:“你认识他们吗?座敷。”
座敷助教拉着门把一脸嫌弃地回答他道:“不,我绝对不认识这么丢脸的变态学生。”
阿婆坐在柜台默默地喝着热茶,看着这群年轻人感叹道:“年轻真好。”
房内。
荒川挠了挠头,一脸疑问的问道
:“额….所以…你们不是父女吗?” 
青行灯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她强行保持了镇定后,然后说:“额….座敷老师你是希望你的孩子回归正常身高吗?
妖刀姬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眼神里带着惊讶,不得不说她的确对这次的突发状况有一些兴趣;小鹿依旧是那么呆萌,他一言不发,默默地观察着局势变化。
茨木在一旁接二连三的道歉,酒吞和大天狗一言不发,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座敷X荒:“呵呵….. ”
(酒吞X大天狗:我跟你们讲高个子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人。)
                          
(六)离别。

“座敷,我去找阿婆看能不能借厨房,给你熬粥好吗?”
座敷没有说话,但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看到座敷如此听话,荒也是松了口气,她毕竟亲戚来了身体肯定不舒服,不吃东西是不成的,现在只能这样软磨硬泡的求她,她心软,肯定很快就答应的。
“顺便把他们的那份也煮了,一看他们这样子肯定是大天狗又发酒疯了。”
“哦,行。”
荒接到命令后,立即走出房门,向柜台方向前去。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只有大天狗一个人死活不承认。
“怎么可能...我堂堂一个学生会会长,会做出如此失态的事情?”
“你上次发酒疯,拉着茨木尬舞,最后的时候拉着他玩双人舞甩手把他飞了出去,茨木住了一个星期的院;还有上一次把座敷助教拉进雨里跳芭蕾,说什么座敷助教体型刚好当天鹅合适...最后不仅仅自己啃了个狗吃屎,把座敷助教搞成了重感冒,还有上次......最新的一次,你发酒疯把我们几个的水煮鱼搞没了,害得阿婆帮忙收拾。”
青行灯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把大天狗的n次发酒疯干的破事说了个遍,大概絮絮叨叨了半个小时,众人玩乐着起哄,连平时不爱管八卦闲事的妖刀姬也帮着闹。
当座敷听到上次重感冒的事情时,座敷脸都黑了。
“刚刚我是不是听到你们在说座敷重感冒的事情呢?”
荒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锅新鲜的鱼片粥,眼神冷冷地瞪了一眼大天狗,6人默默理解为那眼神是要把大天狗剥皮然后煮了,做一锅水煮狗加菜,只有座敷助教一人默默地喝着热茶,好像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
“荒哥...不关我们的事情呀.....”五人抱团,跑到座敷后面,纷纷寻求座敷爸爸的保护,信座敷,得永生,至少现在这句话是对的。
“酒吞…还你最够兄弟,关键时候不像其余六个那样,抛下我一个人。”
大天狗握着酒吞的手,两眼泪汪汪的,他紧紧地握着酒吞的手,身体一颤一颤的,头一次发现酒吞原来除了喝酒逃课打架不写作业疼茨木等等的一身缺点,还有这种优点,果然患难真的会遇到真情的!
“不,我是要和他一起揍你….原来茨木上次住院是你弄出来的啊?呵呵……”酒吞二话不说,一个直拳打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他的鼻梁,大天狗捂着受伤的鼻子,一柱血液顺着手流下,连成一条直线;荒也没闲着,在大天狗的脸上补上了几拳。
“真是直得可怕….. ”众人吐槽道。
到后面架没打成,小鹿向阿婆借了绷带为大天狗包扎,一捆一捆的绷带缠绕脑袋,直接把他包成了猪头,只留下了嘴巴给他吃粥,荒川表示这种机会为什么不能搞事情?一个眼神和酒吞对上后,望了望座敷助教隔壁坐着的荒,荒一脸写着不爽,要不是刚才座敷拉着,大天狗那能这么轻松?
左边一个辣椒油,右边一个麻辣酱,中间加上一推香葱,小鹿站在旁边捂着嘴巴偷笑,顺便把糖也倒了半罐;妖刀姬一个玩味的笑容递过来,双手举起表示支持;青行灯表示行动才是直接的,又把桌上的醋加了个遍,然后用手机准备拍下这一精彩瞬间;茨木在心里默念着大天狗早日投胎脱好脱离苦海。
大家闹完后,都各自回学校收拾行李,茨木也准备好了他的行李:几件衣服和一张毕业照,还有一大推废弃的课本和笔记,课本上涂鸦的小人,上课时幻想过的种种未来…..那个老师最好讲和,那个老师的课不能逃;一部手机陪了N年,最终也逃不过换代的命运;写过的日记被埋藏在土里,早就腐化为土的一部分;
陪伴了4年的水壶被他们扔了下去化作一道道花火,咔蹦的炸裂声代表着他们最后的疯狂,众人脑补着第二天宿管阿姨生气的样子,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和她说“阿姨,生气会长皱纹哦。”
茨木拿着行李箱,一步一步推到门口,他站在路旁,向这所学校做着最后的离别…..
“行了…别那么磨叽,你不是还有我陪你吗?”
茨木望着在马路对面等待着他的那个男人,他十分的清楚,他的未来绝对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