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酒茨)明明是很正经的同居小段子文.....

严重毁人设,同居小事的剧情,是甜文,假如你不介意我的文风差和毁人设,还有开写聚会时我私心加字.....请放心观看,全程无刀。

(一) 很在意的人们。

某人好像一直都有裸睡的癖好。
他打了个懒哈,揉了揉眼睛,今早没有闹钟嘈杂的铃声,也没有挚友絮絮不断的电话,舒服地睡到了中午,手从被子里抽出,随意的摸索着自己的手机。
点开某信,看到朋友圈里刷到爆炸的点赞留言,大家都愉悦地呼喊着解放了!放假去哪里玩的美妙之旅….
,每个人看上去都那么的快乐,其实内心里都清楚各自多么的不舍。
他们打过N次架,组团,单挑;吵过百十次,暗地里说对方坏话时,总是卡在嘴边;一起撸串,一起打游戏…他们就那样,一起混过了4年的日子
X信群里发来了一推信息,直挂99+。

大田狗:“毕业了笨蛋们,有什么想法吗?@荒川 别老是改我名ok?”

荒川:“名字本来就那样叫的,谁叫群主是我老婆呢?@噔噔登登灯”

大田狗:“是不是想出去打一架?@荒川”

荒川:“来就来啊怕你吗?你个没有老婆疼的蠢逼。@大田狗”
蹬蹬登登灯:“@大田狗@菜刀姬@茨水@傻吞@伪娘 来参加聚会吧,门前直走100米的阿婆水煮鱼那里,荒川请客。”

茨木翻着这两个活宝的聊天记录,大天狗和荒川从小就闹不合,天天作对的死冤家,然后打架结仇各种斗,不过两人在打群架方面却是无比的默契,最后两人还组团搞了个单身狗联盟,专门针对7人中先谈恋爱的那个人,谁知道结果是….荒川倒是先和青行灯在一起了,两人恩恩爱爱到处虐狗,虽然他们在一起是被大家祝福的,可是大天狗却很不满,还四处挑剔她,最后来了一句:“荒川从小智商低,而且特别没情商,可其他地方却特好,不挑食不吸烟不酗酒不吸毒,而且他弟弟长度是XX,床上绝对让你满意。”
最后两人又打了一架…

菜刀姬:“走吧。”

伪娘:“青行灯姐姐下次不要随便乱改我群名好吗?明明我是可爱的男孩子…. ”

妖刀姬一般是那种你惹我我也懒得理你的那种人,即使有重大的聚会也不会参加,平时打群架的时候总把对面打的最凶,或许是常年习刀的原因吧,她家祖传有一把妖刀,据说很邪门的那种,可最后发出的照片却意外的像一把菜刀那样…大家不禁把她的名号改为菜刀姬;至于小鹿吗?因为长得比较柔,所以很容易被人当做女孩子,自然有了伪娘的名号了….
妖刀姬和小鹿都出来了呢….看来他们很重视最后一次见面呀。

(二)荷尔蒙的味道。

“该起床了!茨木!!!”
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和熟悉的声音,茨木第一想到的就是他。
“挚友!!!”
茨木从床上翻滚,顺手将被子扯了下来,然后小步快跑地给他开门。
“毕业了,青行灯约我们一起去聚餐,就是楼下阿婆那间吃酸菜鱼,快点去吧。”
听到‘水煮鱼’三个字,茨木瞬间激动了….左甩右甩,激动得上蹦下跳,上蹦下跳....抓着他的手绕圈圈。
“茨木…你被子掉了….. ”
酒吞抹了一把鼻血,指了指掉落在地上的白色薄被。
“哎哎哎??!”
他别过身,用纸巾擦拭着鼻子上残留的鼻血,一边回忆刚才看到的色情一幕,白皙的皮肤上毫无痕迹,像果冻那般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和高翘的鼻梁,小巧的嘴巴里谈吐出的温润话语…..
从未受过侵犯的处子,真是让人心动呀….酒吞捂着他的裆部,慢慢遐想着茨木被他压在身下的样子。
空气中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等茨木换好衣服时,酒吞拉着茨木一路狂奔,因为他们知道,再不要快点那群傻x吃的连碗都不剩的。

(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天狗!

一锅热气腾腾的酸菜鱼漂浮着热气,奶白色的汤底上漂浮着红绿色的辣条圈,洁白的鱼片和葱花,一大把酸菜可口开胃,乘上一口下去都是幸福感….可这个月是最热的那个月,荒川的品味有待提高。
他们几个坐在大厅中,霸占了最大的桌子,5个人围坐在一起,新鲜的酸菜鱼刚刚上锅,茨木卡准了时间,众人取笑他又睡晚了,可是茨木却呵呵一笑,大天狗和荒川还在打架,一个抓着对方的翅膀,一个抓着对方的鱼尾巴。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怎么还是这么幼稚呢?”
青行灯喝着她的饮料,旁边的妖刀姬冷着脸一言不发,小鹿依旧那么的胆怯,酒吞从柜台那里拿了一箱酒,打算大干一场。
“去你丫的打架,都放假了还打,来,喝酒!!!”
他用启瓶器开了三瓶啤酒,一顿豪饮下去,脸上只有少许醉意,他顺带给茨木倒了一杯,还起着泡,飘扬着麦酒的香气,茨木不好意思拒绝他的邀请,只好一口闷,闷了一杯后就醉了。
荒川和大天狗互相拼酒,看谁站到最后….众人纷纷表示这顿饭又没得吃了。
后因为青行灯拉扯了下荒川劝他别喝,拉扯途中荒川因为反抗,一杯子的酒倒在了他的裤子上,大天狗因多出了那么一杯,第一次算靠实力赢了荒川?虽然他们呢平时都是平局,这次有些胜之不武…..                   
阿婆早就准备好了醒酒的甜点,大天狗因为喝多了在那里发酒疯,站在桌子上跳脱衣舞,把一锅鲜美的水煮鱼都浪费了,虽然最后被酒吞拉了下来只脱了衬衣,除了他们6个和见证了大天狗n次发疯的阿婆外,在场的人都表示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大天狗,学生会会长的名声全毁,而阿婆表示大天狗每次闹酒疯都可以让她忙上那么一阵子。
随即酒吞抱着茨木到了房间里继续飙酒,能走的都走了,只剩下大天狗一个人拿遮衬衣在桌上尬舞。
阿婆:狗子….结束了喂。

(四)酒后kiss

到后面的时候,平时滴酒不沾的三人也喝起了酒来。
妖刀姬也尝试喝酒,连平时胆怯的小鹿男都喝了一瓶,两人脸上很快的出来现了意一丝红晕
荒川望着他熟睡的女朋友,垂坠在他肩上的丝滑银发,平时严肃的大主编终于放下了戒心,趴在了他的小男友那里熟睡着,涂着蓝色口红颜色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在念叨着什么,应该是平时工作中交代的事情吧,荒川看着他的小女友,不禁心里软下了几分,他用手把他的女友拉拢了几分,温柔地观察着他女票熟睡的面容….好想亲一口。
青行灯的嘴巴勾勒了一丝狡黠的微笑,她装睡成功了,终于引出这个笨蛋主动一次了,心里偷偷暗笑了一番….
荒川刚打下信心亲下去时,被旁边的一声叫喊吓得停住了。
“站住!别跑....”
妈的….谁坏老娘的好事?要是平时,青行灯肯定一课本下去,保证扔的对方半死不活,那叫一个准字,这可是她4年来当主编往垃圾桶里扔废弃文件时练出来的绝技。
也不知道她从那里拿出来一把竹剑,站在椅子上前摆后摆的,还跳了一小段尬舞,最后因为站不稳而摔在地上,躺在地上流着口水呼呼大睡….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妖刀!荒川再次动了想法,刚想亲下去时….旁边一个白发正太盯着他看,碧绿色的大眼睛,带着孩子单纯好奇的眼光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荒川叔叔…你在干嘛?”
柔软的正太音,听起来就像5岁的小男孩那样单纯,被那种眼神盯着,荒川怀疑自己在做什么龌蹉的事情….他就是亲一下自己的女朋友都不行吗?终于下定了决定,却被另一股眼光盯着….
“荒川啧啧啧,没想到你平时那么老实,也会主动那么一次呀~”
酒吞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小鹿也偷偷捂着嘴巴咯咯笑,露出了羞怯的神情,当两人的嘴唇差不多接触时,当将要擦出胜利之火时,茨木却突然酒醒,死死地抱住身旁的酒吞。
“哎…挚友….我好害怕,害怕你毕业后找到工作,我们就没有什么机会一起喝酒了….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喜欢跟着你,可是我毕业后要回茨本镇了,你的条件那么好应该会留在平安京,我舍不得你呀挚友QAQ”
他那麦田色光辉的眼睛有了泪花,茨木紧紧地抱着他,抬起拳头一阵乱捶,不满的情绪渐渐被发泄其中,可最后酒吞终于受不住,抓住了他的手,茨木停了下来。
他把手松开,细长的手轻轻地擦拭了他眼角处的泪花,那双动人的双眼和他对视着,他不禁心中一热,在他小巧的嘴巴上吻了下去。
浓烈的麦酒香从两人的口腔里交互着,舌头像灵敏的蛇那般紧紧地缠绕着对方, 大概过了几分钟左右,酒吞松开了这个吻,荒川和刚醒来的妖刀姬表示拒绝这碗狗粮,小鹿捂着眼睛不敢张望,青行灯仍躺在荒川肩上熟睡着,大天狗依旧在外面愉快的尬舞….
茨木轻声吟叫了一下,不舍地说了一句:“吞,别走。”
酒吞分不清茨木这种到底是不是酒后的戏言,他只是轻声回应了一句:“那我们同居好吗?”
茨木听候,抱住了他,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轻声回答说:“好。”
(青行灯:我又一句mmp当不当讲?)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