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酒茨)同居终于开始了!(短小慎入)

短小!短小!还是短小!明天改错文然后更。

(七)傻茨的主动出击。

“咔擦-----”
茨木打开了房门,帮酒吞把行李一件件放好后,在房间内走了一圈。那是一间一百平米的房子,地上铺上竹席,有一个厨房和两个房间,房里有一个放衣服的大衣柜,浴室里有一个大浴缸,附带一个不小的阳台,并且家具一应俱全,什么东西几乎都是新的………就像新买的新房子那样!
他们累极了,没怎么收拾,直接往房间里冲,两人软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开着空调呼呼大睡着。
第二天两人是被各自肚子发出的呼喊声吵醒的。
两人下门打算去楼下的超市里买点东西吃,他们刚进门,碰巧遇上了打折期,家庭主妇们疯狂地抢购着低价的商品,两人拿着一辆手推车,决定来一次大扫荡。
“挚友,你那来这么多钱………租到这么好的房子?”
茨木拿起两桶泡面,正在思考着那个牌子的泡面更好吃。如果说帅师傅的泡面口感好的话,没坛的泡面料更多,且价格便宜几分,但是帅师傅的味道更好,但是没坛群装的东西更实惠,茨木陷入了纠结风波.....
“因为楼上的疯女人,所以房租很便宜。”
酒吞对茨木的回答不怎么在意,只是随意地回答他。他从冰箱里拿出三罐便宜的啤酒,虽然他和茨木身上还有大学时期节省下来的奖学金足够两人花一段时间,可两人现在刚刚起步,很多事情必须从头到尾计算,万一某天发生了那些突发状况.....真是够了,干嘛要自己胡想?
“疯….疯女人?”
茨木听到这里脸色都吓得煞白了,他平时没少看灵异小说,最近还迷上了一个叫“贞子”的作家,天天在宿舍晚上就躲在被窝里看她写的小说,明明那人写的文烂得连小学生都比不上,还每天被吓得半死,鬼哭狼嚎般的哭声成为男生宿舍的一种传说。
“安啦安啦….我肯定会保护你的,对了...茨木你喜欢那种口味呢?”
酒吞拿起两桶泡面,问他道。
“走吧,我们去肉类那里看看。”茨木把泡面从他的手里夺过,放回了原位。
“放心吧,打折过后拿着发票还会有抽奖,安慰奖也有一张免金卷,反正今天刚刚搬进来,我们可以买点花生和酒庆祝庆祝。”
“节省点不好吗?”酒吞从柜子上拿了几桶泡面,十分认真的再次挑选起来,最终还是选择了价格更为廉价的没坛泡面...茨木明明还没嫁给他呢,怎么入戏这么快?
“挚友你今天够累了,而且泡面吃多了也不好,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连累你...我还有一点积蓄,买肉是足够的,只要省着点花,这个月我们可以买肉吃的。”
“好了好了....啰嗦。”
酒吞放弃了抵抗,和茨木认真挑选实惠的肉,可最后没选上,因为茨木嫌弃肉不新鲜,不想给他吃不新鲜的东西,以免造成他身体的不适。
最后两人拿着发票抽奖时,刚好了中了一个星期的高级和牛肉双人份,命运总是这样戏弄人。
......
茨木把肉简单料理后,开了一瓶麦酒给酒吞倒上,家乡阿妈寄来的麦酒总是带着金黄色的光辉,醇厚的麦香勾人心脾,酒吞一口下去总是满满的满足感,因为麦酒不仅仅是一种好喝的酒,它的身上还有茨木家乡烙印,那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总是让他无法忘怀。
每当茨木见到麦酒时,眼睛总是会习惯性的发红,酒吞明白他是想念故乡了。
他温柔似水的眼神将茨木的悲伤感化….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就连唇边的距离也相差不到几厘,只要他微微弯下腰,就可以准确无误地命中目标,茨木咽了口唾沫,长长的睫毛如同轻薄的蝶翼那般轻轻颤抖,羞怯的心情让他不敢和酒吞对视….白皙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
“挚….挚友?!”
两人的唇贴近之时,茨木却用手挡住了。
“对…对不起挚友,我还没有习惯我们的关系….”
酒吞的心里充满了失落感,却没有在表面显露出来,他很明白茨木还不习惯两人的关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即使再清楚,手到擒来的吻落空了,还是有些失落的。
“不过…不代表我不可以主动出击呀。”
茨木的手张开,把酒吞的脑袋往回按,酒吞对于茨木的出击有些反应不出来,他的眼睛观察着茨木的一举一动,茨木的脸愈来愈红,闭合后的眼睛依旧不安地抖动,耳根像苹果一样红。
惊喜到爆炸了!!!!!
……
酒吞心情十分愉悦,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给X信群里的那群傻蛋报平安。

死酒鬼:“茨木主动亲我了。”

伪娘:“99”

爱灯的荒川:“99”

爱川的灯灯:“99”

单身狗:“去你妈的情侣狗!!!”

大菜刀:“……”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