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酒茨)同居13的重修版驾到~

全文镇没完,不是abo设定可茨木可以怀孕,别问我这是什么设定!他们的孩子我都想好了。

(十三)别把我哥抢走。
 
“先生,请你来这里签名,你的妹妹在病房里打点滴,不过下次请不要让你女儿吃那么多太冰的东西了,即使是在夏天也很伤胃….”医生站在房前,一遍遍重复着夏日禁止的事项,唾沫满天飞,和她年轻漂亮的形象不符,她一边推着眼睛,一边用手指上下比划着,极其像一个老婆婆那样,酒吞内心想开一把伞挡住她的唾沫攻势,无奈对方等级太高,酒吞完全驾驭不来,只得败下阵来求饶。这种情况酒吞遇得多,有一个这么的坑货妹妹也是悲哀。

大概听了她唠叨半个小时,她突然靠近酒吞,在他的耳边偷偷问了一句;“你妹妹平时用什么护肤品的,包养地那么好?”

酒吞:“….. ”

不一会儿,护士进来送餐,一晚白粥和麦茶,还有两个紫菜包饭团,里面包了一点点的红色梅果,那是饭团中用来开胃的酸梅酱。

“先生,这是你妹妹的院餐,我帮你送来了,还有…这是麦茶,可以养胃。”           

小护士那么明显的献殷勤优茉一眼就看出来了,她从小到大都受到了这种优待,活在哥哥的影子下,每天被一些虚伪的赞赏收买后,帮那些女生跑腿送礼物。她才不想做这种事情呢…她不够优秀,人也没什么好优点,没有身高没有身材,除了活在哥哥的影子下,她还能做什么?

不过….为什么要给她点白粥和酸梅饭团?要是让她吃酸的东西,简直是对甜食控的一种侮辱。吃还是不吃….. ?吃一口她可能会死,然后买五包大白兔奶糖去冲淡那种酸味,可是不吃就会饿肚子,她的胃病不是第一天的事,每次犯了之后酒吞基本禁止她吃冷东西一个星期,那是夏天最难熬的时刻,也是最痛苦的时候….TAT,不过,他的哥哥好像特意买了便当给她呢…emmm…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哥哥,要抱抱!!!!!!”

玩家优茉张开双手,向玩家酒吞发出抱抱的邀请。

“别卖萌,我早就打了疫苗了。你胃病犯了,乖乖吃你的粥去,还有这是你嫂子特意帮我做的,想得美。”

酒吞玩家拒绝了玩家优茉抱抱的邀请,并且发动技能“嘴遁”麻痹玩家优茉3秒后,夺走美味的便当,一只手单举着,另一只手拖住了前行的优茉。

“唔…我要….哥哥~”

玩家优茉发动必杀技“假哭-----”

只见优茉的眼角带着眼泪,声调渐渐降低,柔柔弱弱的哭腔,引起了周围一大群吃瓜群众的不满。

“那有这样当哥哥的?妹妹都哭了也不让个便当。”

“就是就是,当初我看你送她来医院的时候那么着急,原来也是这么没良心的人!”

“对不起,是我不够关爱我的妹妹,给各位惹麻烦了。”

酒吞咬了咬牙,发出“咯咯”的声音,他的眼睛里充斥着怒火,似乎要把周围的东西一切点燃后烧毁殆尽,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抹苦笑挂在嘴边。

优茉的到来就是一个意外,他信以为真优茉那个“胃病好了”的鬼话,他明明就知道优茉喜欢吃冷的东西,可他却还纵容地给她买了特大杯的冰激凌,间接地害了优茉承受住院之苦。

周围的人陷入了修罗场,所有人都冒着冷汗,连呼吸都成了一种奢求。

“so like that love me like to do,love me like to do….. ”

手机来电的特别关心,酒吞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刚才的怒气消了大半,他调节了下预调,点了接听键。

 “挚友,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呀?我今天给你做了简单寿司,假如说不够的话下面还有甜蛋卷,据说在压力大的时候吃点甜食会冲淡压力呢。你每天那么忙都不好好吃饭,即使升职了也不要把压力全抗在身上,那样很容易熬坏身体的。”

温柔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优茉竖起了她的小耳朵,偷偷听着酒吞和茨木的对话。

“茨木,还是你最好了~不过我现在在医院,估计又要请半天假了,我晚上想吃甜蛋卷,可以吗?”

“是….?什么….挚友你在医院?!我就知道…挚友平时太累了,我晚上也不该强求你的,都怪我太没用了,害挚友住院….” 

“哈….茨木,你这是在怀疑我的体力吗?我体力好不好你不是最清楚了嘛….而且,我也想要个孩子呢,有你和孩子宝宝等我回家,我肯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

“我会努力的….最近我在试做葱腌肉饭团,你介意试试嘛?对了….我们什么时候把那个9块9领了,我怕到时候有了孩子,毕竟婚前性生活我妈他们….一直都是保守派。”茨木说在这里时,眼睛一眨一眨地,睫毛随着动作如同蝶翼般舞动着,他白皙的脸上浮现了一抹不可描述的红霞。

“那么假如说明天可以领呢?你是不是要马上回家和你妈他们商量了,你放心吧,我安然无恙,要和你过一辈子的男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生病?其实就是我的妹妹来了,在我公司贪嘴吃了特大杯冰激凌,导致胃病复发,打完点滴后好多了。”

“是以前见过的优茉吗?他可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呢…对了,胃病的话,我可以给她做养胃茶,我记得优茉最讨厌吃酸东西了,你还是别逼她吃医院的酸梅饭团了。”优茉点了点头,表示甜食党拒绝酸梅饭团,酒吞也逼于无奈,只得答应了她的请求,不过条件是她必须把粥喝完。

优茉用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粥,酒吞看到优茉终于安分下来后,打开了他的爱之便当。

酒吞打开饭盒,里面铺垫着精美的菜品。黄瓜和火腿的开胃组合,还有三文鱼寿司和牛肉寿司,又是上次没吃完的和牛….每个寿司的饭中都掺杂这酸梅,有利于夏天饭钱的开胃。

酒吞双手合十祈祷后,用筷子夹起了酸酸的气味刺激着他的鼻腔,酒吞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在嘴巴里,酸梅的味道完全掩盖了夏天他对寿司的厌恶感,他很快就清光了所有的寿司,优茉在旁边看着他吃那么欢的样子,心里一阵羡慕和妒忌,美食当前不能吃就是对吃货最大的侮辱,她的目光放在了酒吞最后的甜蛋卷身上,金黄色的表皮和番茄沙司的诱惑搭配,她真的受不住…

“想吃?”

“嗯嗯…. ”优茉摇了好几次脑袋。

真是的….幸亏茨木没有放辣椒呀….酒吞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蛋卷放进了她早已张好的嘴巴,优茉一口咬住,在嘴里幸福的咀嚼着,不一会儿,酒吞饭盒里的甜蛋卷都被她消灭了。

“下次嫂子就应该加多点糖,否则甜蛋卷就不好吃了,还有辣椒辣椒,不能纵容哥哥夏日独特的口味。”后来优茉挨了酒吞的头拳攻击。

吃完后,护士进来补了点滴,酒吞一直坐在她旁边照看,胃药的作用下优茉很快就睡着了,医生劝酒吞让她一天院,防止她的胃病复发,酒吞答应了,毕竟他只有一个坑货妹妹。

晚上,茨木洗完澡后,拿起手机想询问酒吞状况时,他就发现了x信里有人给他发消息,是酒吞发来的。

“茨木,我今天回不去了,要在医院里照看优茉。我知道你一个人睡不着,你很怕黑,床头柜子里有我买的小夜灯,只要你插上电源就不用怕黑了,我明天早上就回公司了,公司有我备用换洗的衣服就不用担心了。拜托你明天来接下优茉,在她找你要冰激凌的时候装凶点,你知道她有胃病的,所以做饭的时候尽量别出现辣椒等刺激性的食品,我担心她回复发。”

茨木看完后,刚想回复时,酒吞发来了一条语音消息,他点开了。

“我爱你茨木,优茉和我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之一。”

担心他会吃醋吗?挚友这点也是很可爱呢....不过,他的担心完全是错误的呀,他早就把优茉当做家人一样看待了,无论什么时候,挚友,亲人,朋友,还有优茉,一直都是他最珍视的家呢。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