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某大爷的等茨日常 迟到的七夕 部分荒灯(荒川x灯)

cp:酒茨不拆不逆 文中微荒灯 (荒川X灯) 这是寨内大爷的第一视角,本来我是凑碎片凑到38的时候,茨木来了...就很尴尬,然后传记,悬赏,凑出了一只茨团,也就是两人恩爱的结果,羡煞旁人/// 未完。


(一)召唤。

 

转世,被召唤,自家就呆在了这个破寨子一个月,比本大爷先来的是小鹿男,召唤本大爷的阴阳师,不出所料的脸黑,被召唤那天,她又惊又喜,塞了几个红蛋和一套不入流的地藏,寨子里人很少,小鹿也算半个顶梁柱,被拉着到处跑图什么的。

当时小鹿是SSR界的弱鸡,和被削后的两面丑齐名,连最傻的人都不会给他喂黑蛋这种极其缺少的资源,但是让本大爷意外的是,他的技能条都是满的,小鹿在享用完两个月的黑蛋后,她开始给本大爷供奉了。

似乎是为了庆祝本大爷的到来,她每天也跑到商店里张望着,也看着她那所剩无几的皮肤卷,只得默默低下头,本大爷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可惜本大爷从来不会安慰人。

 

(二)逝去的伙伴。

 

某天,本大爷看着她抱着几个白蛋,姑姑也站在旁边别过头,她在和络新妇在商讨着什么,本大爷知道,又有一个伙伴消逝了。

“络新妇…”她强擦着眼泪,憋住不让自己哭出来,平时冷漠的络新妇好像没有什么怨言似的,反而抱了她一下,嘴角轻轻上扬,温柔地对着她笑。

“阴阳师大人,谢谢你肯信任我这个被人所憎恨的蜘蛛女郎,谢谢你肯任用我的力量为你效力…妾身生前的不幸,也在大家的陪伴下消失了呢…”

姑姑脚底下多了一勾,代表着她的力量增强,也代表了一个伙伴的逝去….

姑姑别过头,她的大斗笠遮住了她的眼睛,她很冷静地咬了咬牙,随即起身抚摸了她的伞刃,对她说了一句:“阴阳师大人,请不要把事情告诉孩子们…”

她随意回应了一声,随即把手脚抱在了一起,似乎在遮掩着什么。

不久,她开始更加卖力的带队,刷本,战斗方式也渐渐熟络,她开始召唤出更多的式神,可是有些事情还是不可避免的。

 

(三)往事。

 

那个女人把她领进了寨子,乌黑的长发,婀娜多姿的舞姿,身着枫叶红裙,本大爷一眼就认出了她,她是鬼女,名叫红叶,不过本大爷现在…倒是对她无感。

当初枫叶林的初遇,她的纯真和曼妙的舞姿,倒把本大爷吸引住了,本大爷也对她存着好感,因为她是一个美丽的女性,不仅仅是她美妙的舞姿,还有她和本大爷相合的癖好,饮酒。

每次月下共饮后,大醉后的她在皎洁的月光下翩翩起舞,可每次本大爷醉卧在红黄交织的枫叶林里中时,总会想起那个在大江山里管理的鬼将---茨木童子,他的酒量一点都不好,甚至小小一杯酒都能把他放倒。他白皙的脸上带着醺醉的红晕,嘴巴里总是谈吐着本大爷的一切优点,啊…每天都听着,听到本大爷的耳朵生茧,脑袋发疼,一直到厌烦到再也不想下手…他却从未停止夸耀的话语。

他会为本大爷跳出那种曼妙的舞吗?本大爷会成为他永远的羁绊吗?他会永远追随本大爷吗?假如说本大爷不再是鬼王呢?他会不会臣服于另一个强者的身下?难道本大爷和他的关系只能停在鬼王和下属的关系吗?永远都想不通的问题….每次问询,茨木童子也不会回答,只是一味地回答:“吾将永远追随于鬼王。”

有时去荒川河找荒川饮酒,听他唠叨荒川河的大小事务;在花林下共赏樱桃双绽,夭之灼而华其表;还是到三川途中,听那些逝去的人讲述他们生前的风光…听起来总那么的美好,但荒川河事务繁杂,樱桃过月即逝,逝去之人的故事总是那么反反复复...喂,告诉本大爷,世间还有什么有趣的事呢?

 

(四)伙伴。

 

啊,对了….本大爷还在这里有许多相识的人,比如说妖刀姬,全身穿着盔甲的女人,整天摆着一张冷酷的脸,戴着高高的帽子在樱花树洗涤战场上所沾染的鲜血,她抚摸妖刀的时候,眼神里恍惚出现一丝温柔,看得出来,她对那把嗜血的弯刀十分的重视,好像并没有融入新的团体呢。这样看来,也未免太可怜了吧…虽然本大爷对她这种新来的人没有任何意见,可她倒是把本大爷喝酒的位置抢了,这就很让本大爷不快了。荒川和青行灯这两个惹人讨厌的家伙,总在本大爷面前晃悠,明明荒川事务本就繁杂,青行灯还每天缠着他给她讲荒川中的趣闻,每次荒川拿起笔墨批阅之时,给她说着一些无趣的故事,青行灯虽早已听闻,可却装作孜孜不倦的样子,继续缠着他讲下去。

每次化作人形,一起约去人间酒坊饮酒谈天时,他的性子总会放开些,问问题也放开了路子。

当本大爷问他和青行灯的孽缘时,荒川总会说一句:“对她,一眼定情,一切皆缘。”此时,早已化作人形的青行灯总是默默的叹口气,脸上露出鲜红色的酒窝,随即把手中的搓衣板扔在路旁,大摇大摆地走进店里,一把揪住了荒川的耳朵。

“老娘跟你讲很多次了,你再来这里喝酒老娘就让你跪一晚上的搓衣板!”她假装生气,咬着自己的牙,像平时的村妇来酒坊抓自己醉酒的丈夫那样,生气的妇人这个角色被她演绎了出来, 这时候旁边的酒客也会劝解,青行灯会大声嚷嚷的回击,揪着荒川的耳朵走出门槛,荒川的额头总会流出许多的冷汗,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本大爷总是百看不厌。荒川绝对不会出事,因为青行灯的眼神里从头到尾就没有出现怒意…这种情况持续到青行灯怀孕前,接下去就是本大爷的末日,因为寨子里多了两个小家伙,小荒川和小青灯。

.对了!还有小鹿四兄弟;两个同族的矮子大天狗;两个显摆身高的荒傻子;拿着蒲公英自称弱小的萤草;喜欢弓箭的白狼;一直自言自语的傀儡师;守护樱花的桃花妖…本大爷就不一一介绍了,虽然有着各自不同的身份,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本大爷也不想去讲诉了…最后的部分吗?那就是某个傻子的羁绊物吧,铃铛脚锁,等你到来之时,本大爷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了呀。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