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文渣写文.. 不喜勿喷...

浮萍---第一卷

(一) 梦。
你问我暗恋他是怎么回事吗?
他明明是个不良少年呢,抽烟嗜酒什么的,阿拉…..可是他很完美呀,他在我心里,所做的一切都对的。
他喜欢那个叫红叶的女人吗?没关系啦,我早就知道了。
千篇一律的谎言,哄骗着那个站在角落里的自己,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回头看过他呢。
那个白色的小孩子坐在角落中哭泣,他身上满是垃圾的臭味,单薄的旧款衬衫,根本挡不住风寒的侵袭。
他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
“要是我没有喜欢他,你或许不会这么痛苦了。”
茨木被这个噩梦吓出了冷汗,他起身靠在床边,回想着那个小孩所说的话语。
“要是我没有喜欢他,你或许不能这么痛苦了。”
这到底是什么呀……
“呵….醒了?”金发男人点燃了一根香烟,却被他伸手抢走,扔在了地上,茨木起身穿着鞋,把烟头踩灭。
“怎么?开始关心我了?”金发男人充满了诧异。“他不喜欢我抽烟。”又是他…..烦人。
“下次做的时候,叫我的名字好吗?”金发男人笑了下,掩饰了自己的失望。

(二)你难道想掐断它吗?
“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大天狗。”
茨木拿起了椅子旁的衬衣,慢条斯理地穿上,大天狗并没有那么着急的回答他,而是注视着昨天夜里留下的痕迹。
脖子上那明显的草莓,腰间的几次紫色的擦痕,和那浑圆的屁股上仍剩余的痕迹,都让大天狗想入非非。真是的….不长志气。
“茨木,过来一下,帮我一个小忙。”大天狗侧躺在白净的床上,那一身健硕的胸肌摆在了眼前,大天狗那双善于魅惑他的眼睛不停地盯着茨木看。
“喂…..你不会…….. ”
“你说呢….. ”
“不行,我今天必须要赶去拍摄,而且今天还是和挚友的对手戏….. ”
茨木加紧穿着衣服,用毛巾擦拭着下体剩余的浑浊,他不敢直视大天狗那双湛蓝色的双眼,因为实在是太会魅惑人了,不愧是拿过影帝的男人,就算不直视,被他盯着也知道他心中所想。
越是这样茨木越想逃。
大天狗站了起来,张开手把茨木环住,他紧紧地搂着,生怕茨木下一秒会飞跑。
茨木虽然锻炼过,但是从小吃不好导致的发育不良,让他长得柔柔弱弱,天生就没有力气….但是他有护花使者啊,问题是现在他的护花使者(我)不在呀。真是糟糕透了….要是阿妈知道他现在做这种事情,一定会很生气的。
茨木很不爽地帮大天狗解决生理问题,越想越不爽,YY到了天边,就想拿东西掐.....哎,这不是现成有一个吗?
茨木摸着眼前那个勃起的东西,一爪子狠心的抓下去…..大天狗应声而倒…..趴在了茨木身上,黑着脸对着茨木说了一句:“你难道想掐断它?”

(三)对手戏。
“抱歉,我来晚了。”茨木弯下腰,大声地向大家说了声抱歉,导演刚想训斥他几句,什么单纯小白花,从来不会迟到,结果却害他们的拍摄拖延了半个小时,要知道酒吞的脾气在娱乐圈是出了名的差,要不是这次他们重金邀请了大天狗,以酒吞的个性,绝对不会踏进这里一次。
酒吞好胜,娱乐圈和他争锋向下的只有两个人,一是女星玉藻堂,二就是大天狗,玉藻堂谈恋爱退圈生娃好久了,还特么生了安倍晴明这个妖孽,害自己苦苦追寻了红叶那么久也没有成功....真的是这个女人好做不做偏偏喜欢做这些坏人好事的事情。
剩下的就只有大天狗一人。
酒吞此时正在换衣服,他的助手在旁边念叨着待会怎么做怎么做….可是他丝毫没有听进去一句,性格火爆的毛病是经纪人是知道的,所以在他不爽的时候他能做的就是看好他了,但是新来的妹子助理不听劝老是重复那些没必要的事情….最后结果肯定是他挨骂妹子被辞退了….他能怎么办呀?他也很绝望呀。
这种简单的戏,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演出来了,真不知道公司怎么办事的….?给他安排这种无聊的戏剧,不过,那个人怎么没来呢?
导演刚想开始训斥他,可是被酒吞一个眼神吓到了,那双充满戾气的紫眸,正盯着他身后的男人看。
茨木怎么会有资格参加这部戏的……?他明明只是一个刚签约的龙套而已。难道……茨木,没想到你还会玩这一出吗?真是没想到呢,平时外表看上去那么的单纯,结果只是一个有钱就能随便上的婊子吗?平时说什么把身体只交给我交配,结果却爬上了别人的床…..真tm讽刺。
酒吞从腰袋里掏出一盒香烟,燃起然后一口呼之。没有一个人敢说话了….“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大天狗换上了一套修身的白色西服,面带微笑地走进这个沉默的拍摄地点,他站在了茨木身边,手搂着茨木的纤腰,一脸平静地说道:“抱歉,刚才和茨木在剧本上商量了下,然后我去了趟厕所,没什么问题吧?”
啧,酒吞牙咬紧,香烟分成了两半掉落在地上,他把剩余的香烟吐出,用脚把剩余的烟头踩灭。
“没什么问题,只是大明星,你好像迟到了半小时呀。”

浮萍-----
(四)笨蛋离不开我。
“真是抱歉,酒吞,我在教茨木怎么演戏呢,话说….我们应该去换戏服了吧?”
“嗯…嗯是啊….. ”导演刚想补充几句,可是大家都散了….说好的导演才是boss呢….?
茨木站在了更衣室那,注视着镜中的自己,他伸出手触碰,镜中原本蜷缩的小孩站了起来,与他的手相碰。
“你喜欢现在的我吗?”
小孩开口了,双灿灿的金瞳和他对视着,他身后的影子张狂的伸出了利爪,把他掩盖。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呢…. 不是吗?嘻……”
............
幻觉愈来愈严重了呢….茨木换上了女装,把头发盘了起来,做了个日本经典的垂发,一点点装饰上金银宝钗,他一点点把和服穿上,一共十二件,裳唐衣总算穿齐了….日本人到底多么的白痴才发明穿十二单的?不怕热么?!真会反人类。
在他穿足袋的时候倒是把他难住了…..卧槽和服袖子太长咋整?!
怎么办….?找人吗?
“麻烦鬼…..离开我一会儿就不行了吗?”大天狗换上了一套浅蓝色的真衣,手里拿着蝙蝠,他戴着深蓝色的假发,头上戴着一顶乌帽子,看起来十分的文雅,让人耳目一新。
“你怎么来了?”
大天狗并没有搭理茨木,他拿起茨木纤细的脚,慢慢的把足袋套了上去,然后帮他把木屐穿上,并且示意茨木站起来。不得不承认,茨木穿女装的样子的确很秀色可餐,他皮肤天生的白,没有一丝血色,吹弹可破,轻轻一抚,都可以把他毁灭。
该死…..都怪这个妖孽穿女装太诱人了,大天狗帮茨木把最后的系带系上时,顺手摸了几下他的屁股。
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啊亲爱的!茨木转身,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妈的智障。


(蝙蝠不是错别字,而是一种服饰,很抱歉之前的乱打tap....我更新就会打上相应tag的sorry🌚🌚🌚,多cp勿喷....黑向娱乐圈....)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