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浮莲(7)更了〒_〒写得心累...不想虐了。。

第二卷《虚伪的热恋》

焰很美,很强大,吸引着无数人的追求,它给人们带来了希望,也会带来灾难,可是还是有无数人去追求它。

我追寻你至此,无惧所有,唯独害怕…你消失后的余温。

To:my fire

(七)无助的孩子。

这只是一推废话。(歌词crush)
“惬意的午后 你联系我
问我有什么计划
  那我们计划一下吧
  沦陷爱河…沦陷爱河…”

轻柔的伴奏和成熟的女声从电台中播放,收音机里播放着以前总听不腻的那几首欧美老歌,唱着永远是那几句老掉牙的情话,一句一句徘徊在人们的心里,激起年轻时那份单纯和真挚的感情。
大天狗驾车来到法国餐厅,台上早已是布置好的舞台,满满的爱心气球和玫瑰花瓣,站在台后准备好献上礼物的人员,有送定制蛋糕的,也有负责拿花的,还有站在煎锅前准备美餐的厨师。
这些未免太老气了些,但却是大天狗精心布置的,他包下这间一位难求的餐厅可不是为了失败而来。
他穿了一套纯白的西服,戴着天蓝色的领结,擦得闪亮的皮鞋和自信的微笑,等待着早已预备好的计划。
他似乎看到了博源雅惊喜的表情了,然后他们开始亲吻,两人幸福地抱在一起,在场的人员都会给予他们祝福....之后,他们会做一推所有恋人都会做的蠢事....
博源雅推门而入,他换上了一套特别的深黑西服,里面的衬衣是红色的,戴着黑红条纹的领结,和他的发色十分相配。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手里多了一个嘀嗒嘀嗒走动的怀表。
那是什么...?
大天狗觉得有一丝不秒,那不是...老狐狸的贴身怀表吗?
看着大天狗准备的一切,博源雅没有他预想中的惊喜,而是露出,满怀羞涩的红晕。
“大天狗...我很感激你,可是...对不起,我已经答应了...晴明的表白了。”
一阵晴明霹雳打在了大天狗的头上,所有的美好幻想随即破灭...他明明早该知道是,一向不爱注重容貌的博源雅 ,突然盛装打扮,而且开始注重诗词歌赋,开始学会接管生意.....为的就是,让自己配得上安倍晴明这只老狐狸。
“我早该知道的....”
大天狗低下头,突如其来的失落打破了他脑中的所有回路,可是下一秒他深吸了一口气,面带微笑地面对着有些难堪的博源雅,说了一句:“没关系的,是我让你难堪了....”
“.....那我先走了,晴明他在等我。”
厨师递上了他点的三分熟牛排,那是博源雅最爱吃的熟度。
大天狗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没有一丝抱怨,他坐在椅子上,机械式的切下三分熟的牛排,血淋淋的腥味本是让他最为作呕的东西,可他现在却毫无感觉。
........(我是分割线)
中午1点左右,我终于回到了家,死宅属性增强的我,现在只想躺在床上翻滚。
我开了门锁,我就闻到了一股苦味,地板上残留着一滩粘稠的巧克力,上面还粘贴着彩纸的碎屑....我的天!不就是约个会嘛....怎么这脏?老天...回来得教训酒吞那个臭小子了!
会是茨木么?我暗地里想了想....可是,那个孩子不是一直都讨厌吃苦的巧克力吗?
姑姑是那样说的.....嗨呀。
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怎么想起那件事了...小天使已经够可怜了,不能让他再受伤了....我去厨房,拿了渗过水的抹布,弯下腰去擦地板。
蹦------
一个巨大的响声,把我吓得不轻...我花了3秒回神,心中暗想着是不是家里进了小偷什么的......还是那个什么连环杀手?
怎么办?连连在约会完后去孤儿院看望姑姑了,酒吞去工作了,虽然知道小天使有时间,但是他现在应该在和大天狗约会吧?我可不能打扰他....特么的让我花3秒上网问人吧T^T
根本没人理我......
最后的理智之弦已经破灭,我拿去菜刀就是冲,不拼个没死我活就绝不放手!
我开了茨木的房门,拿着菜刀做出了随时作战的准备。
然而在我面前的只有一个小天使,和地板上零落的书籍,根本没有什么小偷或者连环杀手。
呼...吓死我了....我的双腿瘫软了,倒在了地上,紧握菜刀的手开始松懈。
“阿妈,你没事吧?”
听到声响的茨木抬起了头,哭肿了的双眼和颤抖的身体,沙哑的话语哽咽着,无一不让人心疼。
我一时半会不知怎么安慰他,茨木藏得很深,可是面具戴久了总会有破裂的时候,那个时候,无疑是最痛苦的时候。
单薄的衬衣掩饰不了他的寒冷,我拿起他的被子帮他披上....只希望这身体上的温暖和我的安慰,能让他好受些吧....


其实开头的突然改题目并不是失误,而是本来就打算改的...一直没说抱歉.....啊啊啊啊啊开糖吧下一篇....应该快了。

朋友失恋偶也失恋单恋好烦哦....
“茨木...别哭,阿妈一直都在呢.....”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