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酒茨](爱宠)上到甜点压压惊...

“别乱亲你这个变态。”

茨木用手推开他,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那一脸嫌弃的样子,被酒吞看在了眼里。

真可爱呀....

“要是你能乖乖的话....今晚带去一个好地方。”

真是让人着急呀,阴谋在他的肚子里打转着。

他突然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纤细的手指抚摸着他的唇,茨木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

“要是你能乖乖的话....今晚带去一个好地方。”

“真的?”

抓住这一丝机会,他迅速深入,顶到了深处,进进出出,啪噗啪噗地作响。

.......

晚上。

在一间普通的酒吧里,富有节奏的音乐声带动了城市男女的腰肢和节奏,男男女女各自按照自己喜欢的舞步摇摆扭动着。

失去工作的人在无脑酗酒,毒贩们在私底下交易,女人与另一个男人桌下暧昧,年轻的两个年轻男子在忘我亲吻,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这些都没有人去管理,因为夜晚隐藏了光。

“哟,吞哥来了呀?今天穿的这么帅?是为了邂逅某位佳人吗?”

酒吞穿着一件浅黑色的西装衬衣和直筒裤,单刘海和马尾,这套衣服对酒吞来说算是比较正式的了。

跟随在其后的茨木就比较简便,随便套上的衣服,白色T恤和黑色

中筒裤,穿着白色的高帮运动鞋。

那个男人脸色十分的通红,他咽了口水,那双秋色麦田一样的眸子对他瞥了一眼,随即低下头找了个偏远的位子坐下。

“这位是?”

“今晚的佳人。”

“懂的。”

吧台的酒侍一边擦着酒杯,一边从吧台上拿出两个装满酒的酒瓶,倒进调酒器里,左右手的传递交换,动作稳健而优雅。

“来杯新的怎么样?”

他弯下腰,45°测角倒入了两个高脚杯中,分别滴加滴加几滴液体,用酒吧匙搅拌几下,随即摆在了酒吞面前。

“吞哥请慢用。”

酒杯里冒着烟雾,森林的气息和淡淡的果香,浓雾从杯中升起,好像驻足于仙境那般。

“holy smoke(圣雾)你这次可是下了大手笔呢。”

“另一杯....还是吞哥你送过去吧。”

酒侍识趣地把杯子推向前。

“我当然会的。”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