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皮。

天生懒....日常拖更(虽然最近不会一直会把同居更完....和某人的约定)不吃茨酒所以...老實站酒茨的我。

(酒茨)(荒座)同居生活还没有开始....

人设异常崩坏!请谨慎的往下看,把cp打上了标签,其他剧情没有秀恩爱的cp不好意思打(比如荒灯)

(五)看,变态!

大家吃了醒酒的点心,精神恢复了许多,茨木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水煮鱼虽然泡汤了,但不妨碍豆脑的新鲜出炉,茨木走到台前,向阿婆点单。
“阿婆,要3碗甜豆脑,3碗咸豆脑,1碗咸甜的…..抱歉啊大天狗那家伙又给你添了那么大的麻烦…..”
“没关系呀,那孩子就是这样…..对了,阿婆给你们炒了花生….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都要毕业了哎呀,想不到4年那么快,你们每次聚餐都来光顾阿婆,阿婆会想你们的….. ”
那慈祥的老人眼角带着泪花,她楞了一会,然后迅速地用手擦拭了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4年了,大家的眼泪里都是不舍。
阿婆给他们装了7碗豆花,每碗豆花上都比平时大了一倍,佐料什么的也多了许多,茨木拿了一个比较大的盘子把豆花装了起来,打算拿进房间。
“给我放开,很痛的!”
“你给我出去我就放开!”
男人大吼着,似乎在宣扬着自己的主动权,女孩子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委屈巴巴的望着男人,并且用双手拉着门把,不肯松开。
听到了吼声,茨木眯着眼睛….观察着门边的情况,那啥…..那不是座敷助教吗?那旁边的男人是谁….?男朋友?!茨木看得有点呆,差点把豆花洒了一地,他把豆花放好后,拿着一瓶碎辣椒直往大天狗那边冲,那小子还在桌上尬舞,嘴里念叨着“为了大义!”
茨木跳上桌子,强行灌了他一嘴辣椒碎,大天狗是吃不了辣的,吐了一地的马赛克……对不起了阿婆….正义的事情是需要代价的。
“茨木,你弱智吗?想让我醒酒也不是这么醒的!”
大天狗刚想吼他,却被茨木的手势打住了,他顺着茨木的手势看向店门,他观察了3秒后。
“两父女吵架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茨木?”
茨木第一次发现,大天狗喝完酒后不仅仅会发酒疯尬舞,而且眼睛也会瞎一百倍。
他用力拍了大天狗一下,然后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草泥马你再认真看清楚点那是谁?”
“草泥马很痛呀!”大天狗捂着脑袋大喊,紧接着扬起拳头要和茨木动手。
房内的5人应声而来。
拉着座敷助教的男人,依旧是一脸不爽的样子,他略带着疑问的口气问她:“你认识他们吗?座敷。”
座敷助教拉着门把一脸嫌弃地回答他道:“不,我绝对不认识这么丢脸的变态学生。”
阿婆坐在柜台默默地喝着热茶,看着这群年轻人感叹道:“年轻真好。”
房内。
荒川挠了挠头,一脸疑问的问道
:“额….所以…你们不是父女吗?” 
青行灯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她强行保持了镇定后,然后说:“额….座敷老师你是希望你的孩子回归正常身高吗?
妖刀姬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眼神里带着惊讶,不得不说她的确对这次的突发状况有一些兴趣;小鹿依旧是那么呆萌,他一言不发,默默地观察着局势变化。
茨木在一旁接二连三的道歉,酒吞和大天狗一言不发,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座敷X荒:“呵呵….. ”
(酒吞X大天狗:我跟你们讲高个子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人。)
                          
(六)离别。

“座敷,我去找阿婆看能不能借厨房,给你熬粥好吗?”
座敷没有说话,但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看到座敷如此听话,荒也是松了口气,她毕竟亲戚来了身体肯定不舒服,不吃东西是不成的,现在只能这样软磨硬泡的求她,她心软,肯定很快就答应的。
“顺便把他们的那份也煮了,一看他们这样子肯定是大天狗又发酒疯了。”
“哦,行。”
荒接到命令后,立即走出房门,向柜台方向前去。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只有大天狗一个人死活不承认。
“怎么可能...我堂堂一个学生会会长,会做出如此失态的事情?”
“你上次发酒疯,拉着茨木尬舞,最后的时候拉着他玩双人舞甩手把他飞了出去,茨木住了一个星期的院;还有上一次把座敷助教拉进雨里跳芭蕾,说什么座敷助教体型刚好当天鹅合适...最后不仅仅自己啃了个狗吃屎,把座敷助教搞成了重感冒,还有上次......最新的一次,你发酒疯把我们几个的水煮鱼搞没了,害得阿婆帮忙收拾。”
青行灯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把大天狗的n次发酒疯干的破事说了个遍,大概絮絮叨叨了半个小时,众人玩乐着起哄,连平时不爱管八卦闲事的妖刀姬也帮着闹。
当座敷听到上次重感冒的事情时,座敷脸都黑了。
“刚刚我是不是听到你们在说座敷重感冒的事情呢?”
荒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锅新鲜的鱼片粥,眼神冷冷地瞪了一眼大天狗,6人默默理解为那眼神是要把大天狗剥皮然后煮了,做一锅水煮狗加菜,只有座敷助教一人默默地喝着热茶,好像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
“荒哥...不关我们的事情呀.....”五人抱团,跑到座敷后面,纷纷寻求座敷爸爸的保护,信座敷,得永生,至少现在这句话是对的。
“酒吞…还你最够兄弟,关键时候不像其余六个那样,抛下我一个人。”
大天狗握着酒吞的手,两眼泪汪汪的,他紧紧地握着酒吞的手,身体一颤一颤的,头一次发现酒吞原来除了喝酒逃课打架不写作业疼茨木等等的一身缺点,还有这种优点,果然患难真的会遇到真情的!
“不,我是要和他一起揍你….原来茨木上次住院是你弄出来的啊?呵呵……”酒吞二话不说,一个直拳打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他的鼻梁,大天狗捂着受伤的鼻子,一柱血液顺着手流下,连成一条直线;荒也没闲着,在大天狗的脸上补上了几拳。
“真是直得可怕….. ”众人吐槽道。
到后面架没打成,小鹿向阿婆借了绷带为大天狗包扎,一捆一捆的绷带缠绕脑袋,直接把他包成了猪头,只留下了嘴巴给他吃粥,荒川表示这种机会为什么不能搞事情?一个眼神和酒吞对上后,望了望座敷助教隔壁坐着的荒,荒一脸写着不爽,要不是刚才座敷拉着,大天狗那能这么轻松?
左边一个辣椒油,右边一个麻辣酱,中间加上一推香葱,小鹿站在旁边捂着嘴巴偷笑,顺便把糖也倒了半罐;妖刀姬一个玩味的笑容递过来,双手举起表示支持;青行灯表示行动才是直接的,又把桌上的醋加了个遍,然后用手机准备拍下这一精彩瞬间;茨木在心里默念着大天狗早日投胎脱好脱离苦海。
大家闹完后,都各自回学校收拾行李,茨木也准备好了他的行李:几件衣服和一张毕业照,还有一大推废弃的课本和笔记,课本上涂鸦的小人,上课时幻想过的种种未来…..那个老师最好讲和,那个老师的课不能逃;一部手机陪了N年,最终也逃不过换代的命运;写过的日记被埋藏在土里,早就腐化为土的一部分;
陪伴了4年的水壶被他们扔了下去化作一道道花火,咔蹦的炸裂声代表着他们最后的疯狂,众人脑补着第二天宿管阿姨生气的样子,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和她说“阿姨,生气会长皱纹哦。”
茨木拿着行李箱,一步一步推到门口,他站在路旁,向这所学校做着最后的离别…..
“行了…别那么磨叽,你不是还有我陪你吗?”
茨木望着在马路对面等待着他的那个男人,他十分的清楚,他的未来绝对不是一个人。

评论(1)

热度(27)